百岁先生潘懋元:“教师很容易成为有幸福感的人”

发布时间:2020-09-21 01:18:15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厦门大学教授潘懋元今年整100岁了,他的字典里却没有“退休”二字。他的学生和朋友们都称他为“先生”,既不带姓,也没有任何职衔。


“假如有第二次生命,我还是愿意当老师!”教师节之际,潘懋元这样说。


9月2日,厦门大学百岁教授潘懋元在家中翻阅书籍。新华社记者 邓倩倩 摄


1920年,潘懋元生于广东汕头。


15岁时代兄上课走进小学讲堂,投身教育学习、实践和理论研究中,从小学、中学一直到厦门大学。


从年少时立志当老师到开创和深耕中国高等教育学科,潘懋元与教育教学一直“较着劲”。


1931年,潘懋元小学毕业留影。(资料照片)


“许多成就,往往要靠一辈子的辛勤劳动与不懈探索之后才能取得,可谓‘大器晚成’。”


潘懋元在花甲之年“迎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


1978年,他在厦大创建中国第一个高等教育研究机构。


1984年,他组织编写了中国第一部高等教育学著作。


先后成为中国第一位高等教育学硕士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


耄耋之年,他仍然坚持做研究、上讲台、带研究生。


如今,他仍然每天工作6到8小时甚至更长。


“从事教学与科研工作的人,可以退而不休,继续从事脑力活动,大脑的运动比身体的运动更有利于长寿。”潘懋元说。


潘懋元与学生比赛俯卧撑。(资料图)


厦大开设高等教育学40年来,潘懋元共培养(含间接培养)326名博士研究生和759名硕士研究生。


事实上,无论是不是自己的门生,凡是来求教的,他都真诚分享经验。


“教学生最基本的一点是爱学生。”潘懋元说。


“教师很容易成为有幸福感的人,即使学生毕业很多年了,师生关系都永远存在。”


2017年春节,潘懋元请留校学生吃饭、发红包。(照片由陈春梅提供)


每逢过年,潘懋元都让助理统计留校的学生,提前请吃年夜饭,给每个人发“压岁钱”,甚至邀请到家里过年。


20世纪80年代起,他同研究生建立了一种家庭访谈制。


邀请学生到家里来,从天下大事到个人生活,从学术争论到工作方法,清茶一杯,无所不谈。


“这样容易谈出许多真实想法,也密切了师生感情,不仅学生从中颇有收获,导师也可以得到许多有价值的知识。”潘懋元说。


潘懋元家中的“周末学术沙龙”。(2019年11月2日摄)。新华社发


疫情期间,潘懋元也尝鲜“云教学”,成了高龄的网课教师。


他常说,积极向年轻人学习,这是防止思想落后于时代的有效方法。


亦如他挂在嘴边的古语,“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走过战火纷飞、时代更迭,百岁的潘懋元终于看到如今中国教育的昌荣景象。


我国现有各级各类专任教师1732万人。


广大教师疫情期间通过大规模在线教学,满足了全国2.8亿学生多样化的学习需求,推进了教育教学方式革命性变革。


出品:邹声文

策划:葛素表、顾钱江

监制:孟昭丽、李代祥

记者:邓倩倩、付敏

文案:邓倩倩

视频:刘忠林、林千芷、曹艺蕾、吴剑锋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

新华社福建分社

鸣谢:尤溪县融媒体中心

感动!感恩!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gaozhou5.com/view-1101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