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 | 不是原谅你,而是放过了自己

移动版  2020-09-22 00:10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名家画廊 | 白雪石,早年师从赵梦朱,后拜梁树年为师,他的山水画师宗北派,旁及南派,广采博取,兼收各类画种之精华。


声音资源加载中...


对不起易说,没关系难语。


活在世上,我们没有必要去接受每一句道歉,也没有必要去原谅每一个伤害过自己的人。


所谓的“交给时间”,仅仅是时光流淌后的释怀,而非原谅。


毕竟有些伤害,真的会伴随我们一生。


有人说:“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终究会原谅那些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


其实不然。


时间能使人淡忘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和事,却带不走那些伤和痛。


就像板上钉钉,板会裂,钉会松,但钉孔不会复原。


前年去参加同学聚会,碰到了十多年没见的同桌。


与那些中年发福、精神疲倦的人相比,同桌身材苗条、神采奕奕,让大家羡慕不已。


吃饭的时候,她突然问旁边的人:“你还记得我上学时的外号吗?”


那同学愣了一下,说:“那么多年了,早就忘了。”


后来,她和我聊天,我才想起来,当年班上的同学都叫她“小胖子”。


她说,她一直记得这个外号。


因为这个外号,她减肥成瘾,每天紧张着自己的体重;因为这个外号,她内向自卑,根本不敢和他人交流。


“他们就这么忘了,可是我怎么也忘不掉。”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些在他人看来或许没有一点嘲笑意味的“可爱”称呼,在她心中,就像钉入墙中的钉子,怎么也拔不掉。


伤害,就是这么容易。


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句随口而出的话,一个临时起意的举动,就像一把无形的刀。


伤人者可能只图一时之快,不久后便会忘记,有的甚至没有伤人的“自知”;


被伤者或许只有一时之痛,安慰自己都会过去,不曾想一生都被禁锢于此。


时间易过去,伤害难忘记;对不起易说,没关系难语。


所以,不必强迫自己,那些说不出的原谅,可以选择不说。


名家画廊 | 白雪石



总听到这样的话:“他都道歉了,你就原谅他吧。”


听起来甚是可笑。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束缚住了太多的人。


有人说:“迫使人们遵从道德本身,就是不道德的。”


站在制高点说着不痛不痒的话,批评着那些不肯原谅别人的人,这难道就是宽容了吗?


正所谓:“不懂我的苦,就别劝我原谅。”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没有被欺骗过,就不要要求被欺骗的人选择原谅。


不知从何时起,就算做错了事,只要先开口道歉,就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有一句话很有道理:许多人道歉,并不是因为真的“对不起”,而是想得到一句“没关系”。


道歉的人不想受到责怪,于是将选择权推给了对方;道歉的人不想内心不安,于是需要一句原谅安慰。


若是这样的道歉,不要也罢。


要记住,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被原谅,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被原谅。


有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原谅和算了,有什么区别?


其中一个回答说:原谅是放过别人,算了是放过自己。


名家画廊 | 白雪石



的确,原不原谅是一回事,放不放下又是一回事。


就像那句话一样:“你可以选择不原谅,但你也可以选择放下。”


这本就是毫不冲突的两种选择。


不必强迫自己一定要原谅,同样也没有必要强迫自己牢记伤害和痛苦。


世界上并非只有敌人和朋友,还有普通的陌生人。


与其患得患失,不如彻底抛却。


或许有一天,我们在面对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时,可以一笑而过;在看到那些带有恶意的评论时,选择视而不见……


在别人问我们是不是原谅对方时,我们能轻松地说出:算了吧。


不必有负担,不必有顾虑。


我们的“没关系”,与他人无关;我们的“没关系”,只是善待自己。


主播 |吴炜玲


作者:一本叔 来源:一星期一本书(ID:yer808)

监审:葛素表

监制:于卫亚、刘浩

编辑:关开亮、徐祥达、陈洋

美术设计:赵丹阳

实习生:雷雯雯、郭晓龙、左思嘉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新华社音视频部

点亮在看,善待自己!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gaozhou5.com/view-110255-1.html

    上一篇:习近平主持召开科学家座谈会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夜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