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纪委严查!冒死实名举报高州市食品企业集团马贵成

移动版  2016-12-10 20:57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摘要:遭到打击报复被除名的我经过两年的不断冒死实名举报,在中纪委和广东省纪委的高度重视下,州市食品企业集团原总经理马贵成于今年5月30日被茂名市纪委双规,并由茂名、州市两级纪委组成调查组(下称“调查组”)对马贵成立案调查。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茂名市人民检察院:  遭到打击报复被除名的我经过两年的不断冒死实名举报,在中纪委和广东省纪委的高度重视下,高州市食品企业集团原总经理马贵成于今年5月30日被茂名市纪委双规,并由茂名、高州市两级纪委组成调查组(下称“调查组”)对马贵成立案调查。调查组于8月18日在高州市食品集团支部会通报对马贵成的调查结果:自2008年12月以来,马贵成过节收受红包95万元,下乡收红包6000元,卖官收受贿赂110万元,共:205万6千元。这样的调查结果与事实严重不符!从2003年至2008年12月马贵成为南塘镇委书记和2008年12月至2016年5月30日为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期间,违法犯罪问题多如牛毛,但被内鬼操控的调查组并未认真履行职责,使到调查避重就轻!为了打击违法犯罪,净化社会风气,我特将已经移交茂名市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的马贵成涉嫌严重违法犯罪问题向广东省、茂名市两级人民检察院举报。  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如下:  一、受贿  1、卖官。自2008年12月,马贵成上任以来,“卖官”几乎明码标价,副总经理、总经理助理:20万;基层公司经理:大公司20万、小公司15万;会计:9万至10万;出纳:5万;高城食品公司经理的“肥缺”更是被现任石鼓食品公司经理罗*红叫价100万!马贵成被茂名市纪委双规后,调查组将一张23人的被协查名单送达高州市食品集团办公室,要求这23人按通知到高州市纪委办案点协助调查。这就证明有23人涉嫌向马贵成买官、买职,名单上的23人也与我举报的买官者基本一致,并且起码有9人以上曾有过两次买官行为!但调查结果只得110万,分明“放水”!(见附1:高州市食品集团买官、买职一览表)  2、马贵成的媒人仔梁东为主要卖官、卖职的操刀手。大多买官、卖职者都是通过马贵成媒人仔梁东“牵线搭桥”向马贵成介绍行贿买官、卖职。凡是从2008年12月马贵成为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后,提起的几十个基层公司经理、会计、出纳和220多个新入职的职工,都离不开梁东的介绍向马贵成行贿买官。  3、原东岸食品公司经理张*高是马贵成最活跃的“九八”佬。在马贵成“统治”高州市食品集团的7年半时间里,介绍他人行贿马贵成购买招工指标、买经理、会计、出纳达几十人次,其中包括其子张*军(根子食品公司会计)、女婿黄*(长坡食品公司会计)、外侄黄*强等(东岸食品公司出纳)。  4、收受贿赂,违法贱租国有资产。2013年,马贵成将位于高州城区解放街(商业中心)的一栋集团公司所有的旧办公楼和一栋旧宿舍楼,其中临街旺铺13间,每间约20平方,宿舍54套(现将改为61套),每套约60平方,不通过合法公开招投标程序,以每年5万元贱价租给其亲友萧*松,租期20年,从中收受萧*松巨额贿赂。以当时的价格估算,每年可以租到50多万元。而萧*松又将其中两间商铺租给高州市食品集团高城食品公司,租金每年51600元,也就是说食品集团每年倒贴1600元将11个商铺和54套房送给了萧*松做业主,马贵成这种胆大妄为的违法行为令人啼笑皆非!我在网上冒死举报后,马贵成与萧*昭重新签订一份租赁协议,并叫上高州市食品集团部长级以上领导签名垫尸底。  5、投资1000多万元的大工程不按规定公开招标。马贵成将高州市食品集团所有大小工程都承包给其友萧*松和钟*国,超过三十万的工程也从未按规定公开招标。2014年高州市食品企业集团在宝光街道顿梭良民村建有一座“无害化处理中心”,这个工程项目不但花了1000万元的财政拨款,还在食品集团挂帐300万元,但总经理马贵成并没有公开招投标,指定给与其长期有利益往来的钟*国承建,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同时,为了牟取暴利,“无害化处理中心”都是使用那些过时的设备,刚建好的“无害化处理中心”至今废置,把1000万的财政资金打了水漂!  6、“果乡饼厂”挖土工程为钓鱼工程。2013年,高州市食品企业集团准备在位于高州市南湖塘高凉西路168号高城食品公司屠宰场旁边建“果乡”饼厂,按原计划定下该厂挖土工程价格为55万元,但马贵成并没有按规定公开招标,指定该挖土工程由萧*松负责,最令人奇怪的是该厂挖土工程价格变为了60万元。  7、利用各基层公司安装太阳能热水器是为了收受回扣。2015年1月份,马贵成被茂名市纪委立案调查后,仍不收手、不收敛,为得到供货商的贿赂,布置全集团下属各公司安装太阳能热水器,由其统一指定供货商,各公司各自付款,现在各公司的太阳能热水器都成了摆设。  8、马贵成弄虚作假搞环保,应付上级环保部门环评,借机敛财。2016年5月份,马贵成布置下属各公司都建一个沼气池,同样所有的工程都由其指定的工程队进行施工,工程款则由下属各公司负责,马贵成同样是拿回扣,至今沼气池也同样是多余的摆设。  9、通过“统筹款”的划拨受贿。高州市食品企业集团的下属各公司按屠宰生猪数量向集团缴交每头4元的“统筹款”,整个集团公司每年共屠宰生猪50多万头,交到集团的“统筹款”共200多万元。这些“统筹款”的使用一直都有潜规则:只有总经理才有权支配,下属公司如果重大的维修、建设工程等,可以打报告申请要求拨款,但都要回扣40%至50%给马贵成。下属公司的会计在处理这笔钱的回扣时都会非常注意,基本是天衣无缝,对调查设置重重障碍。但万密定有一疏,在“统筹款”划拨下来的两个月,申请要使用统筹款的公司在同月或第二个月的费用一定比往月大很多,有的公司直接在个人帐户(附营)出帐。当了7年多总经理的马贵成通过“统筹款”划拨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700万元的回扣。  10、以组织旅游收受回扣。2013年10月份旅游黄金周过后,马贵成带领下属公司经理到四川九寨沟旅游。旅行团正常收费是每人3800元的,集体组团价格应该更低,但该款项公司报账却达到惊人的每人7900元!收取的回扣自然又进了马贵成的腰包!为了旅游公司的回扣,2015年6月初,马贵成继续与中央对抗,组织了10个公司经理去了一趟台湾游,回来后又在同月20日,又打着学习旗号,带领下属公司经理分两批到北京旅游。  11、接受租赁方的贿赂,违法贱租南塘镇两个原用于灌溉的水库。2003年,时任南塘镇委书记马贵成分别收受租赁方25万和20万将南塘镇镇政府的“安垌水库”(面积500亩)、“甘帐水库”(面积400亩)贱价租给其石鼓老乡养殖(马贵成原属石鼓镇,后高州区城划分属石仔岭街道),租期为严重违法的30年。(附2:信息1)  12、长期接受萧*松的贿赂,让其独揽政府工程。马贵成任南塘镇委书记期间,为了多拿回扣,所有南塘镇境内公路、学校等工程都不按规定公开招标,统一私自定下由萧*松承建。  13、收受贿赂,违规承包南塘镇自来水厂。马贵成任南塘镇委书记期间,不经公开招标等程序,直接把镇上的自来水厂承包给萧*松,租期更是严重违法的50年。南塘镇知情人还透露,萧*松的手下传出萧*松一次性给了马贵成50万好处费。(附3:信息2)  二、贪污。  1、涉嫌贪污公款。高州市食品集团每年收入下属公司上缴管理费多达1000多万元(如高城这样的大公司要上缴300多万,小公司要上缴20多万),临街商铺租金200多万元。高州市食品集团办公室行政在编人员40多人,每人平均工资4000元,这项总支不会超出300万,还有余下的巨资都给马贵成利用各种手段贪污了。  2、为了贪污,带头私设个人账户。高州市食品集团及下属各公司都设有个人账户,2014年8月中旬被高州市纪委二室查出了27个公司秘密设在农村信用社的个人账户账号,巨额的个人账户其实就是秘密的“小金库”,里面存在极大的腐败问题!所有基层公司甚至把送马贵成的钱都直接在个人账户支出。据高州纪委二室查实:以吕云兴为经理的云潭食品公司公家帐户年支出不足100万,但个人账户每年却开支了190多万元。  3、借减税、免税之机敛财。省国税局下文,从2009年1月1日起每头生猪增值税减少6元。马贵成命令下属公司在每头生猪增值税减少的6元中划1.5元给总公司小金库,供其挥霍。按整个集团屠宰量为50多万头计,每年则有70万左右,从2009年1月至2012年10月共计将近300万多元。2012年9月下旬,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文(财税2012--75号文),从2012年10月1日起免征生猪增值税,其中包括屠宰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等全部免征,马贵成却欺上瞒下,继续违规收费,基层公司都是按他的吩咐将这些违法收入划入私设的个人账户(附营帐户),利用各种手段贪污、私分了。  4、自定薪酬,贪污公款。马贵成任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后,为了多捞点利益,绞尽脑汁,擅自定下食品集团的班子成员在每人的工资和补贴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些违规补助共每人每月将近三万元,为了逃避纪检部门调查,将其中一些收入隐秘分摊到集团的一般行政人员的工资表上。  5、省经贸委每年划拨“无害化处理”病害猪肉的专项资金30多万元。可以分发到下属每个公司是9000至10000元不等。然而,下属公司经理只是签领,这笔款项并没有划入下属公司帐户,这些钱都溜进了马贵成的腰包。  6、侵吞部分救灾款和捐款。2010年9月21日,高州市食品集团的古丁、马贵、大坡三个食品公司遭受洪灾,高州市食品集团组织各基层公司向这三个受灾公司各捐款5000到10000元,但马贵成还勾结古丁、马贵、大坡三个食品公司经理侵吞了部分由省下拔“9.21洪灾”的救灾款和捐款。  7、贪污50多万征地款。汕湛高速经过高州市食品集团下属单位石鼓良种场,征地补偿240多万元,但马贵成只将190万元入帐,贪污了50多万元。  8、高州市食品集团饭堂是马贵成贪污、侵吞公款的途径之一。为了贪污,马贵成勾结财会以会议等活动支出,套取公款。  9、贪污南塘镇敬老院20万元。2008年,在调离南塘镇政府前,马贵成通过不法手段转走了镇敬老院的20万并据为己有。  10、据南塘镇镇干部透露:一个南塘镇村民欠南塘镇基金会一笔贷款,由于无钱偿还,被南塘镇基金会扣压(冻结)位于中山市的一块1000多平方地皮抵债。时任镇委书记马贵成带领镇清偿中心人员到中山市办理有关过户手续,几次来回,旅差费报销了几十万,但1000多平方地皮却人间蒸发得无影无踪。  11、马贵成任南塘镇委书记期间,指定南塘镇所有是财政拔款的工程都由萧*松承包,所以,马贵成勾结萧*松欺骗政府,重复划拨了南塘小学至里坑村1.5公里的公路拨款。(附4:信息3)  三、包庇。  1、包庇吕煜钦贪污公款70万元逃跑。2014年8月中旬,高州市食品企业集团金山食品公司出纳吕煜钦携70万元公款逃跑,东窗事发后,身为总经理的马贵成不但没有报警,反而暗中包庇,在其家属退还了40万元后,强硬要求金山公司经理负责垫资5万元,会计负责垫资10万元,食品集团负责余下的15万多元,将这个窟窿填平。为彰显法律的权威性,请市检察院收到材料后,马上将涉嫌贪污公款70万的吕煜钦缉拿归案!  2、包庇刘*艺变相贱卖国有资产。2009年初,高州市食品企业集团副总经理、原饲料公司经理刘*艺收受美华装饰材料公司老板叶*的巨额贿赂后,通过变相的手法,将属于国有资产的高州市府前北路3号饲料厂集资楼1-3层(现住户拥用储物间除外),以105万元的价钱“永远”出租给了叶*。事后被职工黄*欢举报,但时任总经理马贵成在收受了刘*艺的贿赂后,不但不处理,反而为刘*艺善后,为了塞住黄*欢的嘴巴,马贵成将位于高州市东门路21号一个属于食品集团沿街商铺以白菜价的价钱租给黄*欢。  3、包庇陀*业贱卖国有资产。原祥山食品公司经理陀*业,私自将公司的一栋楼房卖掉,如此严重的违法行为,时任总经理马贵成在收受了陀*业的好处后,只是避重就轻作免职处理。  4、包庇何*西变相贱卖国有资产。原云潭食品公司经理何*西(已故)。2011年,何*西在没有开过职工大会、班子会,也没有请示集团,更没有向高州市国资委提出申请的情况下,用以租代卖的形式,以9万元的贱价将云潭食品公司读岗屠宰点(一层面积200多平米、空地100多平方)无限期租给(变相出卖)给当地村民邓*,且这9万元也没有入帐,而拿了好处的马贵成同样不作任何处理。  四、偷逃国家税收。  中央三令五申,任何国家行政、企事业单位不得私设个人账户,依法依规纳税。但自2008年马贵成任高州食品企业集团总经理后,从集团到下属各公司都秘密设有个人账户,将大部分房租、饲料经营利润、生猪经营利润、违规收费收入等存入单位的个人账户,疯狂偷逃国家税收!仅从高州市地税稽查局于2015年8月14日给我的“税收违法检举案件检查情况告知书”认定云潭食品公司偷税194581.27元。从“告知书”看出,整个调查避重就轻,但以此类推,近年来整个高州食品集团及其下属公司偷逃国家税收绝对是惊人的超亿元!但这些巨额税款都成了高州食品企业集团原总经理马贵成及那些基层法人的囊中物!(见附5:税收违法检举案件检查情况告知书)  六、销毁会计凭证。  由于“内鬼”的通风报信,马贵成获知本人实名举报其2013年10月带领下属公司经理到四川九寨沟旅游。胆大妄为的马贵成竟然吩咐下属各公司销毁旅游发票,用其他支出单据对冲了这项支出来应付纪检部门的检查。  综上所述,马贵成作为一个中共党员,领导干部,无视国家法律的存在,胆大妄为,利用职权疯狂卖官、贪污受贿、偷逃国家税收、销毁会计凭证、包庇犯罪,已涉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62、201、310、382、385条,由于内鬼保护伞从中作梗,使到调查涉嫌做假。为了不使该案草草了事,我冒死再次向检察机关举报,恳请广东省、茂名市两级人民检察院收到我的举报材料后,高度重视,在案件终身制的今天,认真履行职责,重新侦查马贵成涉嫌违法犯罪的问题,不要放过这条顶风作案、专撬社会主义墙脚的蛀虫!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实名举报人:赖银燕  身份证:440922196902172538  地址:高州市云潭镇先烈路19号  电话:15976525899  2016年11月21日  附1、高州市食品集团买官、买职一览表  以下是购买集团领导层的买官者:  1、徐*谋,中共党员,高州市食品集团副总经理、财会部部长,2014年6月20日,花重金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副总经理职务。  2、徐*伟,中共党员,高城食品公司经理,2014年6月20日,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副总经理职务,继续兼任“最肥”的高城食品公司经理至2015年12月。  3、刘*艺,中共党员,原饲料公司经理,2015年12月,花20万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企业集团副总经理。  4、黄*宙,中共党员,原石鼓食品公司经理,2014年6月20日,花20万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助理职务。2015年12月,花重金向马贵成购得高城食品公司经理职务,据说这个“肥缺”被罗*红叫价100万,志在必得。  5、罗*红,中共党员,原泗水食品公司经理,2014年6月20日,花20万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助理职务,2015年12月,以100万元的叫价竞争“全集团最肥”的高城食品公司经理失败后,再花重金向马贵成购得“基层最肥”的石鼓食品公司经理职务,坊间传闻:其与时任公司会计黎*茂勾结套取公款买官。  6、余*明,中共党员,荷花食品公司经理,2011年,花20万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助理职务。  7、俞*龙,中共党员,原高州市食品集团办公室副主任,2009年,花5万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办公室主任职务;2011年,花10万左右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助理职务。  8、刘*芬,中共党员,新垌食品公司经理,2014年6月20日,花20万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助理职务。  9、罗*,原高州市食品集团安装部部长,花10多万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助理待遇。  10、邓*炎、中共党员,高州市食品集团业务部部长,花10多万向马贵成购得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助理待遇。  11、张*高,中共党员,原东岸食品公司经理,马贵成招工、提职敛财的“九八”佬,唯一一个花钱不多就可以向马贵成购得了高州市食品集团总经理助理待遇。  以下是购买基公司领导的买官者:  1、吕云兴,中共党员,2009年通过梁东以15万的价钱向马贵成购得祥山食品公司经理职务。2011年9月,通过梁东再以20万的价钱向马贵成购得云潭食品公司经理职务。  2、胡*全,中共党员,原高城食品公司副经理,与马贵成妻杨某有亲戚关系,花了15万向马贵成购得荷塘食品公司经理。  3、钟*强,中共党员,原分界食品公司副经理,2011年9月,花了20万向马贵成购得根子食品公司经理。  4、徐*标,中共党员,原金山食品公司经理,向马贵成购得沙田食品公司经理。  5、何*,中共党员,2010年6月,通过原云潭食品公司经理何*西以9万元的价钱向马贵成购得云潭食品公司会计职务;2013年,通过梁东花了20万向马贵成购得曹江食品公司经理职务。  6、谢*进,中共党员,原云潭食品公司副经理,2013年,通过梁东花了20万向马贵成购得平山食品公司经理职务。  7、吴*福,中共党员,原镇江食品公司会计,副总徐*谋(已被立案调查)舅仔,花了20万向马贵成购得长坡食品公司经理职务。  8、邓*尧,中共党员,2010年向马贵成购得金山食品公司经理,2015年5月,又向马贵成购得云潭食品公司经理职务。  9、黎*茂,中共党员,原泗水食品公司会计,2015年12月,花20万向马贵成购得泗水食品公司经理职务,坊间传闻:其与时任经理罗*红勾结套取公款买官。  10、李*,中共党员,原饲料厂厂长,2015年8月,向马贵成购得饲料公司经理职务。  11、陈*权,中共党员,原大井食品公司副经理,2015年,向马贵成购得无害化处理中心经理职务。  12、何*志,中共党员,原高城食品公司办公室主任,2016年5月(马贵成被双规前十天左右),花20万向马贵成购得金山食品公司经理职务。  13、张*,中共党员,2013年,在根子食品公司做了10年临时工的张*刚花5万元向马贵成买了“转正”,即花10万向马贵成购得云潭食品公司会计职务。  14、梁*龙,2013年,几乎“一步到位”向马贵成购得云潭食品公司出纳职务,据说梁*龙通过梁东(同为石鼓老乡)行贿马贵成2万多元,进入石鼓食品公司工作,3个月后,再通过梁东花5万元向马贵成购得云潭食品公司出纳职务。  15、黄*,长坡食品公司会计,2010年,刚通过其岳父东岸食品公司经理张*高向马贵成买入东岸食品公司为普通职工,3个月后又通过其岳父张*高向马贵成购得云潭食品公司出纳职务,半年后,再通过其岳父张*高向马贵成购得长坡食品公司会计职务。  16、邓*艺,中共党员,顿梭食品公司会计,2009年通过其舅母邱*(已被立案调查)向马贵成买进新垌食品公司为职工,2010年6月,向马贵成购得云潭食品公司出纳职务;2013年,通过梁东花10万元向马贵成购得曹江食品公司会计职务。  17、吕煜钦,一步到位,通过其姑丈南塘食品公司经理龚*培行贿马贵成5万元,购得金山食品公司出纳职务,由于生性好赌,2014年8月中旬利用职务之便非法侵吞、贪污公款70多万元后逃跑,东窗事发后其家属退还40万元还有30多万元石沉大海。但马贵成暗中包庇,不准金山公司向公安部门报警、追缉犯罪嫌疑人。也因怕东窗事发,马贵成强硬要求金山公司经理负责垫资5万元,会计负责垫资10万元,食品集团负责垫余下的15万多元,将这个窟窿填平。  18、黄*强,2014年12月通过其姑丈张平高向马贵成行贿进入高州食品集团云潭食品公司工作,2016年5月26日,又通过其姑丈张*高向马贵成行贿调到东岸食品公司任出纳职务,讽刺的是4天后的5月30日马贵成被市纪检部门“双规”!至今还没有任职。  19、罗*,原曹江食品公司职工,向马贵成购得谢鸡食品公司副经理职务。  以下为卖职者:  1、张*豪,一步到位,花重金行贿马贵成进入食品集团办公室为行政人员,也是调查组给食品集团办公室23人名单中排第一。  2、张*仙,于2009年通过他人介绍,以6万元的价钱向马贵成购得招工“指标”,被安排到新垌食品公司为职工。由于上班辛苦,工资低,多次在其他职工面前埋怨说:“花6万元买份这样辛苦、工资如此低的工作,真不值!”  3、邓*艺,2009年,通过其舅妈邱*(高州市食品集团出纳)行贿马贵成买入高州市食品集新垌食品公司为职工。  4、吕*珍,2009年,通过何庆西(原云潭食品公司经理、已故)行贿马贵成6万元购得所谓“转正”的指标。  5、张*,中共党员,在根子食品公司做了10年临时工,2009年,花了5万向马贵成买了所谓“转正”的指标。  6、林*媚,张*妻子,在2013年,张*向梁东以10万元的价格购得云潭食品公司会计职务半年后,又行贿梁东5万元,将其妻林*媚买入高州市食品集团为云潭食品公司职工,当然这5万元贿款要分一部分给马贵成。  7、梁*龙,2013年,通过梁东(同为石鼓老乡)介绍行贿马贵成进入石鼓食品公司。  注:由于买招工指标、买基层会计、买基层出纳人数众多,无法一一写出来,据不完全统计共200多人。  附2:知情人发来信息一

竹子王尹平,高州老乡网

竹子王尹平,高州老乡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gaozhou5.com/view-326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