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也好”却不该一直都这样

移动版  2020-05-23 09:05  来 源:网络整理  字号:

  容易满足的人是幸福的。也就是人们经常所说的“因为简单,所以快乐”。但这乐观的说法却忽略了它自身的一个问题:时间的限制。

  二十几岁的年纪,初入职场,做着勤杂工一样的工作。给鱼缸换水、订酒店、找领导签字等等,她对于两千多块的月薪,怀着感激的心情。这是自己亲手赚来的钱,从此便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

  她是学新闻的,为什么到这来做这些杂七杂八的工作呢?这也是认识她的人经常问起的问题。她总是笑笑说:毕业的时候赶上金融危机,工作不好找,恰好自己已经不太喜欢新闻了。“也是,现在能找个与专业对口的工作已经很少了”——这是大多数人给她的安慰话。

  工作中,她既像是雷锋又像是来自工会的人。因为她的工作既抽象又具体,没有主旋律,有的话也就是雷锋式的旋律。她的工作总是能成就年会上那些上台领奖的优秀员工,她的工作也是为了员工而向领导请示到底的工作。

  一年下来,她对工作已经有点手到擒来的感觉了。她一直很忙,但是别人一问到她是做什么工作的,她又会吞吞吐吐的,一下子也说不上来。年会的时候,她的直线领导突然问到:“你喜欢你现在的工作吗?觉得有成就感吗?”她愣了一下,笑笑说:“不知道”。

  她每天躺在床上就能马上睡着,唯一能禁止自己马上入睡的就是下一天的工作,而且还是领导重复交待、嘱咐不能出错的工作。她一定会简单的虑出个头绪后再进入梦乡。她吃的也不少,没有骄人的身材,脸上还肉嘟嘟的,可同学说她这是旺夫的相。

  第二年了,她却不再那么笑了,相反的,开始流泪了。身材呢,虽天生就谈不上骄人,但是她开始控制自己的食量了。

  她开始意识到:杜拉拉是幸运的,也是优秀的。她不但没有杜拉拉式的命,还受尽了杜拉拉式的委屈。

  公司搬家的时候,被市场部的一个女人当众责备;精心组织的年会,被新领导的一句费用超标而闭口不提;工作中涉及的人事、财务方面的工作,不被领导理解,却被新领导问了一句:你到底或是主要负责哪方面的工作?读着自己的述职报告,有种当场就离职的冲动。

  工作的内容越来越多。公司政策:最近一段时间公司不再进人。所以也就死了再招一个助手的心。可是,没过几天,却霹雳扑腾来了三四个,却没有一个人分担她的工作。来的人都是大爷儿,每天就是等时间,而她呢,却忙的四脚朝天。而且,在形式上还降了职,站到了前台了。她自嘲自己是被“集结号”了。

  阴差阳错,因工作原因,她无意间看到了员工的工资。这天晚上,她流泪了,她也失眠了。她意识到:自己的工资原来是全公司里最低的,付出的与回报的却是成反方向发展。而那些所谓的悠闲人,拿到的工资却是自己的两倍。

  现在,她还在她的岗位,依然坚守那个旋律的工作,可是却是在等待离开这里了。

  容易满足的人得到的幸福与实际意义上的幸福并不等价,那是一种被蒙在谷里的幸福,更像是一种自我欺骗式的幸福。梦一旦醒来,会比那些不幸的人还要痛苦。而工作第一年的“这样也好,能者多劳”式的工作内容,也仅仅需要一年就够了,一旦超过一年的时间,剩下的唯有重复的枯燥与抱怨的重复。

  她累了,厌倦了,她也成长了,她要学着做个优秀的且幸运的人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gaozhou5.com/view-99755-1.html

    相关文章